新華社北京7月3日電(記者 李延霞、吳雨、潘曄)近年來,為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題,銀行業在監管政策的推動下,在制度機制、產品服務方面進行了系列創新。在當前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背景下,需要銀行加大對小微企業的傾斜力度,更需要多方協同,優化社會融資結構,合力助其轉型升級。
      經濟轉型期 小微企業更需金融支持
      記者在四川省調研時看到,自貢市高新工業園區內,“海川高端裝備工業園”正在建設中。“項目實施完成後將填補川南地區航空燃氣輪機關鍵零部件製造和產業化的空白,預計首年可形成年產燃氣輪機葉片4萬片的生產能力,帶動公司經營規模提升。”海川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建文說。
      在宏觀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背景下,不少製造企業都在壓縮生產規模,海川公司為何能逆勢而為?劉建文對記者說,除了企業自身的技術創新、體制創新外,與金融支持分不開。“農業銀行提供的6000多萬元的固定資產貸款,為項目順利建設提供了有力支持。”
      農行自貢鹽都支行行長王宇表示,在金融同業普遍信貸收縮的背景下,得知海川公司為實現產業結構優化及技術升級,規劃建設“海川高端裝備工業園”後,從有限的信貸規模中匹配專項資金,為其投放固定資產貸款6220萬元。
      “該公司規模雖然不大,但在單一產品上很尖端,擁有多項發明專利,發展前景很好。”農業銀行四川分行管戶經理劉儒表示,“經濟轉型期,小企業更需要金融支持,這需要銀行對市場有正確判斷,不能一味抽貸、惜貸,這時候對企業扶一把,能夠幫他們儘快完成轉型。”
      有保有壓 科技行業受青睞
      在經濟調整期,市場環境複雜多變,銀行對小微企業的放貸更趨謹慎。這是大浪淘沙,考驗企業經營實力的時候,也是考驗銀行的判斷與眼光的時候。
      光大銀行中小企業業務部市場開發處處長陸文萍表示,銀行在提供金融支持的同時,也要兼顧風險控制,在行業選擇上應註重“天時地利人和”。即符合國家政策導向、符合地方區域經濟發展要求、註重對企業的研究和調查。
      記者在調研中發現,科技行業是銀行青睞的對象。“近年來我們銀行在對科技類企業的放貸方面嘗到了甜頭。科技企業在抵押物方面是最弱的,但不良率是最低的。因為這類企業創辦人員素質較高、產品技術含量高、抗風險能力強。”江蘇銀行副行長朱達書說。
      無錫買賣寶信息技術公司副總裁夏金鴿告訴記者,公司創立之初主要靠股權融資,“但在控股方面差,成本也較高,肯定更願意做銀行貸款。”他表示,科技類企業屬於輕資產行業,可抵押的有形資產很少。從股東信用抵押、應收裝款抵押到知識產權抵押,受益於銀行的產品創新,近三年來公司以每年300%的速度發展。
      沒有不能進入的行業,關鍵是有合適的企業。農業銀行南通分行副行長徐曉飛說,有一家申請貸款的紡織企業,雖然屬於投資受限的“兩高一剩”行業,但在調查中發現,該公司不斷進行技術升級,出口前景很好,經過省行批准後給予了3000萬元的授信。
      “應該說,銀行通過信貸結構的調整,也間接支持了國家產業結構升級。”江蘇省銀監局副局長丁燦說。
      以觀念、制度創新破解融資難題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企業都能像海川、買賣寶這樣幸運。一項對29個省份、超過4000家小微企業的調查顯示,我國小微企業的銀行信貸可得性為46.2%。
      “銀行間爭奪激烈的優質企業往往具有較多直接融資渠道,對銀行貸款的依賴性較低。”光大銀行合肥分行副行長許達認為,“但小微企業數量龐大、金融需求廣泛,加之國家推出很多扶持政策,如果選擇好方向,小微金融服務大有可為。”
      寧波銀行副行長王勇傑表示,不同銀行要對自身有正確的戰略定位,不要一窩蜂地搶大企業。“我國有小微企業5000多萬家,這是一片藍海。通過研究國家產業政策,從區域環境、企業經營特點出發,細分市場,選定一些前景好的特色行業,風險完全可以控制。”
      小微企業融資,很大程度上是擔保難。“銀行要進行制度創新,破除報表迷信和抵押物崇拜,實現擔保方式多樣化。”民生銀行南京分行副行長程紅娟說,小微客戶沒有報表或者報表不規範,銀行可以瞭解客戶的“三品”(人品、產品、押品)、“三表”(水錶、電錶、工資表)、“三流”(人流、物流、現金流)。
      “目前我們分行的小微企業抵押類貸款占比已從90%降至不足40%。”她說。
      破解小微企業融資難題,僅靠銀行“輸血”是不夠的。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認為,要改變我國以間接融資為主的融資體系,大力發展直接融資,加快資本市場建設,改變千軍萬馬擠銀行融資“獨木橋”的現狀。  (原標題:以創新破解小微企業融資難題)
創作者介紹

Secret

ik34ikjn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